Member Login

Lost your password?

Registration is closed

Sorry, you are not allowed to register by yourself on this site!


黄豆茶

八月 27th, 2015 by anpopo

手里卷起无数的泡沫
有人叫你pedi bear
城深处别有洞天
一处私人的花园
我和你一样怕荒凉
但此刻不苟且
蒙头是密密麻麻的刺石榴
晚夏的苹果
一口红晕

停不下来的语言
不会说出来
不会被听到
漫无目的
发出汩汩的声音
我沉溺在里面

气温摄氏23度
她要一杯soy chai
你说真有这样的玩意存在么

陷阱

六月 28th, 2015 by anpopo

父母觉得我的生活不幸福,劝我换工作,并且将来一定要生孩子。他们的逻辑是,幸福的人生是一大家子人衣食无忧过着其乐融融的生活,那么,既然你现在的工作不能达到这个要求,就该换个工作并朝着这个目标努力。

是的,幸福的人生要有钱,这没错。但是朝着一大家子人其乐融融而工作,实在是最提不起我兴趣的人生哲学,因为它把人类因繁衍需要造成的平庸包装成一个人一辈子最高的成就。在这个幸福定义之下,一个人的价值和它做什么都无关,重要的是工作所带来的经济利益能不能达到庸常社会所推崇的标准。然后,如果这些利益能为孩子铺平一条同样庸常的道路,让他们也过上一大家子其乐融融的生活,父母的虚荣心就得到极大满足,并且顺利地把同样的虚荣传给一代又一代。

简直感到了一生被抹平的危机。

我喜欢钱,炒鸡炖鸡红公鸡地喜欢钱。我也喜欢滥用我的好奇心,于我而言好的人生就是用赚来的钱去满足自己的好奇心。我努力赚钱和老了四世同堂且每个子孙都出人头地没半毛钱关系。我不想被父母所崇尚的幸福和道德绑架,也不想用自己的标准去绑架下一代。但他们不遗余力软硬兼施地劝我跳下陷阱,还在无意识中告诉我这是当初他们让我来到这个世界的目的。不免心灰意冷。

和Z同学彻夜长谈。我们共同意识到,能让我俩和谐生存的社会结构还没有在地球上出现过。未来之所以艰难, 是因为谁也不能保证想象中的一切如期而至,这让我们都惶恐不安,可却同样控制不了自己的情感。“在静止的生活中相爱是简单的,动荡可以粉碎一切,”Z同学说,“我们最大的难题是要在这么多未知数的生活里不屈服,还要始终坚定地爱同一个人。不知道能不能做到,但也只能努力地去尝试。”

人生处处坏死,令人期待。

不相见

六月 11th, 2015 by anpopo

03年 桂林南站候车室
已经是凌晨了
我和苏宁在等返校的火车
爸爸来送我们
有一茬没一茬地聊 地板上的水磨石是怎么磨的
然后就看见了yark
远远地站在昏暗的灯光里
很像是他 却又拼死看不清
就盯着看了很久
那个人也一直一直往这边看
还是看不清

后来回了学校
计算机课上聊Q
我说 那天火车站看见一个人好像你
他说 原来是你!
哈哈哈哈
我真高兴

那么短暂的几分钟
记了很久很久

福萝波

三月 6th, 2015 by anpopo

大清早的,一只黑不溜秋的鸟儿飞来窗台上,叽了喳啦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我们都被吵醒了,迷迷糊糊地看着它。

“那是Flopper,” 左小懒认真地说,然后翻个身又睡着了。

起来以后我问他,Flopper 是怎么一回事啊?

“谁是 Flopper?” 这位同学完全去了火星。“……啊,哦~~~那个鸟!……我临时起的 ^o^”

slap slap slap

一月 7th, 2015 by anpopo

那是一一年的十月份左右吧,在我毕业答辩之前,狠命写论文的期间,忽然就买了一包烟。那是连续熬夜中的某天,脑子有点不合作了,于是黄昏时分跳上单车骑去系里同学小聚的酒吧。路过便利店买口香糖的时候,收银员身后的架子上正打着一条很大的万宝路降价广告。当时脑子里匪夷所思的闪过一个念头——我这辈子还没抽过烟呢。然后就买了。

在博卡要找个四下无人的地方很容易,马路边就是。我拐上一个小学校的停车场,坐在路牙上抽起来。一点红火星明明灭灭的,那味道比想象中要淡很多。地平线留着一道残光,停车场很暗,隐约有落叶的潮气从脚下窜上来。不远处就是灯火通明的马路和呼啸而过的车辆,目所能及处却空无一人。我坐在阴影里看着这一切,觉得自己的存在就像空中飘着的那一丝白烟一样若有若无。

后来,在海螺共和国,边陲小镇一片灯火之中,Z问我要不要分一支雪茄。于是小心翼翼拿了一只规模最小的,在卖冰的小摊前面抽啊抽的。灯光下轰轰上升的烟是蓝色的,我看着它脑袋空白,又像被光充满了。远处飘来Z同学悠悠的声音:你真像个烟囱,made in china。后面等着买冰的中国小女生眼珠子直翻。

我去做身体检查的时候,医生问你抽烟吗?我说有,一包。蛤?别闹了。她一伸手,在烟民史一栏填了“无”。

小三问题的消失

十二月 13th, 2014 by anpopo

Z:大概十八岁的时候吧,一个妹子给我口,我站着无聊,顺手抄了篇文献看了起来。看了两行,忽然意识到下面还有个妹子,赶忙把文献丢了专心站着。事后我明白过来,被人们赋予了无限爱意的这种行为于我纯为一场游戏,就像妹子高兴起来会出去逛个街,做个脸,买个包,我高兴起来就跟人搞一搞。至于说什么二身融为一体,通向女人心的路通过阴道,我完全不能感同身受。女生的漂亮脸貌,窈窕身材,或者他们说的完美的裸体什么的,对我没有意义。我下半身唯一的感受力,是掌控和被掌控的关系,是羞辱和奴役,是身处卑微或颐指气使。我的性对象和我的爱人是毫不相干的,只和让我兴奋的这种原始感受有关,所以,爱和性是界限分明的。对我的爱人,我愿她是能平等交流互相支持的伴侣,我把一生的任何细节都敞开分享,温暖地共渡时光。而性,和这一切剥离,它就是一时兴起看的一场电影或者吃的一顿好饭。这顿饭跟她吃,跟别人吃,和忠贞还是背叛有什么关系?你和闺蜜吃顿饭回来男票就闹分手么?我和人搞了都不会瞒着她,她只爱跟我搞不爱和别人搞,那我就搞到让她满足。她有不爽会直接跟我说,我们每次都共同解决。她没有问题我就没有问题。所有人都在说性很重要,是默认了所有的性都混杂着深厚的感情;但是如果两个人之间更深的感情是通过其他的方式来倾注,性承载的就不比两人共同做的别的事多。什么“在外面有别的人”,还因此放弃十年几十年的长期伴侣,我不懂。大概是因为没有在性之外找到联系的纽带吧。

爬梯上的朋友们

十一月 2nd, 2014 by anpopo

A:听人说穆斯林女生都有从头遮到脚的宽松式黑泳衣,游起来像蝙蝠一样,好好笑。
Z:是的啊,我以前办公室的穆斯林奇女子就有一件。
A:哇塞,你办公室有穆斯林女生?
Z:法国很多的,他们的男人都比较奇怪,女性则好打交道得多,那个女生特别热情,超开朗超友善,什么爬梯都到处拉人去。
A:那还奇怪?
Z:对啊,因为信仰奇葩。相信古兰经,坚信穆斯林版的三从四德,严禁婚前滚床单神马的,形而上一点的东西完全没法聊。
A:她信她的嘛,爬梯一起去,爬完各回各家,不是也满欢乐。
Z:我原来就是抱着这种态度去玩的啊。结果有一次爬梯上的一个朋友说自己刚从牢里出来,我问它犯了什么事,它说雇人肉炸弹搞恐怖活动被发现了。。然后,然后我就再也没去过它们的爬梯了。

朝鲜 vs. Christianity

十月 7th, 2014 by anpopo

朱莉:

我是被我爸从朝鲜街上捡来的,那时候太小,什么也记不清了。我爸说他捡我的原因是为了服侍主,因为他想做个纯粹的基督徒。可他明显待自己的女儿跟我有差。。他送她们上私校,为她们攒大学学费,而我只是有吃有穿就好。我妈就更没感情了,只是碍着我爸的面子对我装装样子而已。他们虔诚到发神经,我11岁前都必须按着教义穿那种遮得严严实实的长袖裙,不给吃甜食喝可乐,事情做不好还被打手。好容易熬到11岁,学校老师看不下去,把我收养过去了,才终于解放啦。从那时一直到二十几岁,我都完全变成了一个假小子,剪短发,穿短裤,到处爬树。上了大学开始自己住,第一件事就是买了一冰箱的可乐天天喝——我到现在还是特别喜欢甜的东西。

后来谈恋爱,发现男人都不喜欢我这种打扮,才又慢慢找回一些自己喜欢的风格的裙子来穿。那时在加州,一个同事问我想不想和他组成家庭。他已婚有娃,夫妻俩在共同寻找第三者来完善关系。我反正没什么朋友,感觉这样有个依靠也好,就同意了。我跟他们住了两年,一直处在从属地位,还要做好多家事,到后面就算了。然后处了个男孩子,结果他跟我室友跑了。于是我搬回东海岸来,一切从新开始。喏,你看那就是我办公楼,很高吧,有四十多层。我觉得要找个男人挺难的,避开一堆流着口水纯粹419的,就没剩几个了。前一阵约了个炮,约到个讲西班牙语的,英文都不怎么利索。结束战斗之后送他去地铁站,问名字居然都不肯说,问得急了他嘟嘟囔囔的也不知道嚷什么,拿着身份证在我眼前晃来晃去又不给我看清楚,大概是在说他是有名有姓的吧。我现在想了一下,他大概是背着老婆出来搞的。

总之呢,我虽然读了大学,工作也不错,却总是找不到自信。遇见聪明的男孩,又觉得自己配不上人家,觉得人家看不上我。对了,你要是怕眼线糊了,就在画的时候扑一层粉,保准一整天都没问题的说。

论税制改革的紧迫性

十月 3rd, 2014 by anpopo

-那个伊斯兰国怎么这么难搞,他们有跟共产主义事业相媲美的伟大理想不成?
-有啊,上天堂领取八十个处女神马的。
-是七十二个。
-额,税后……

温泉猴

八月 22nd, 2014 by anpopo

Z同学突然对我的磨砂洗面乳产生了浓厚兴趣。

“擦我脸上嘛!”然后就一副准备就绪的姿态坐在墙角。

……好吧,两手抹下去,感觉摸了满手都是骨头,这算什么水平。

Z闭着眼睛自顾自地说,“我们就像两只猴子。”

蛤?

“在互相捉虱子吃。”